狂犬病疫苗

狂犬病是一種可怕的傳染病。人和家畜被病犬咬傷之后,也會患狂犬病。它每年要奪走數以百計法國人的生命,當時沒有疫苗,也沒有免疫球蛋白,對付狂犬病,人們只能使用燒紅的鐵棍,19世紀的歐洲人相信,火焰與高溫可以凈化任一切事物,包括肉眼所看不見的細菌。當時只要是被動物咬傷的人們,都會被村莊中的壯漢們強壓至打鐵鋪,請鐵匠用燒紅的鐵棍去烙燙傷口,想藉此「燒」死看不見的病原,但如此原始、殘酷的作法,并沒有辦法治療狂犬病,常常只是加速死亡的來臨。

1880年底,一位獸醫帶著兩只病犬來拜訪巴斯德,請求幫助。能不能制成狂犬疫苗呢?
巴斯德和助理們,冒著危險采集狂犬的唾液,然后注射到健康犬只的腦中,健康的犬只果然馬上發病死亡,歷經過數次的動物實驗,巴斯德推論出狂犬病病毒應該都集中于神經系統,因此他大膽地從病死的兔子身上取出一小段脊髓,懸掛在一支無菌燒瓶中,使其「干燥」。他發現,沒有經過干燥的脊髓,是極為致命的,如果將脊髓研磨后將其和蒸餾水混合,注入健康的犬只體內,狗必死無疑;相反的,將干燥后脊髓和蒸餾水混合注入狗的身上,卻都神奇的活了下來。巴斯德于是推斷干燥后脊髓的病毒已經死了,至少已經非常微弱。因此他把干燥的脊髓組織磨碎加水制成疫苗,注射到犬只腦中,再讓打過疫苗的狗,接觸致命的病毒。經過反復實驗后,接種疫苗的狗,即使腦中被注入狂犬病毒,也都不會發病了!巴斯德高興的宣布狂犬疫苗研發成功!
1885年,一位幾乎絕望的母親,帶著被狂犬咬傷的9歲小男孩約瑟芬(Joseph Meister),來到了巴斯德實驗室門口,哀求巴斯德救救她的孩子。為了不眼睜睜看著男童死去,天人交戰的巴斯德,決定為約瑟芬打下人類的第一針,這時距離約瑟芬被狗咬傷已經四、五天了;巴斯德在1 0天中連續給少年注射了十幾針不同毒性的疫苗。每天晚上,焦慮的巴斯德徹夜不眠的等待,5天、10天、1個月過去了,少年健朗如常,終于安然返回家鄉。消息傳開,國內外絡繹不絕的患者蜂擁而至。巴斯德和助手日夜忙碌。長年的過度工作,嚴重損害巴斯德的健康(圖5)。 1887年10月23日上午,他腦溢血又發作了,倒在寫字臺上,舌頭麻痹,說不出話來。1888年,"巴斯德研究所"竣工,法國總統和各界人士都出席了隆重的落成典禮。望著寬敞的實驗室和良好的設備,夢寐以求的愿望終于實現了,不能言語的巴斯德感到莫大的喜悅。
巴斯德70歲生日,法國舉行了盛大的慶祝會,巴黎索邦大學的大禮堂,座無虛席,約瑟夫·李士德上前向巴斯德道賀,巴斯德由法國總統摻扶。巴斯德從熱烈的人群中走向主席臺,受到人們的敬仰,大會送給他一枚紀念章,上面刻著:「紀念巴斯德70歲生日,一個感謝你的法蘭西,一個感謝你的人類?!?/font>
做木材的人赚钱吗 东方6十丨走势图 青海11选5遗漏 湖南快乐十分之动物总动员怎么玩 内蒙古快3中奖规则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燕赵风采排列7规则 急速赛车开奖结果 棋牌游戏平台 配资炒股巨亏 江西快3一定牛